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逆水寒】【戚顾】假如人格转换2(TBC)

2
顾惜朝硬着头皮道:“在下方才……言语莽撞处,还请成兄见谅。”
无情脸色稍有缓和:“关于三合楼会面一事……”
顾惜朝接口道:“我已答应。”
楼里这两人温茶商议,楼外靠着树坐着歇息的戚少商可谓是百无聊赖。
他闲极无聊,忽然萌生了点念头。伸出手,小心地摸了摸这具身体的头发。
很柔软,如泼墨,如水波,真的是童叟无欺的卷发。
某人瞬间玩心大起,把头发在指上绕啊绕啊玩了个不亦乐乎,末了感叹一句,真是绕指柔啊。
戚少商一直没敢也没机会跟顾惜朝说当年旗亭酒肆他主动搭讪一半是赞赏顾惜朝风采神态,一半是他觉得顾惜朝一头卷卷的头发很好玩,他想套个近乎后好好摸一把的。
现在确实可以好好摸一把了,不管摸多长时间摸哪个地方(表想歪了),顾惜朝都不会知道。因为据戚少商所知,无情每次找他谈事情一定会谈大半天,而且谈完了还会附带关心一下他的感情生活以及对于王小石何日回京等等等等的看法。
顾惜朝可不知道他的感情生活和楼里具体的事务,无情又是何等的心思玲珑之人,难免会起疑心吧。戚少商叹了口气,大不了将一切盘托而出,他已经将自身形象置之度外了。
戚少商望望日头,才辰时而已。长身而起从梢头摘了片叶子下来,回想起小时候曾吹的树叶,便将这叶子卷一下,折两下,凑在唇边,清韵悠悠。
他只是打发时间,心思散漫,本能地吹出了最熟悉的曲子。
顾惜朝本正在与无情对弈煮茶,一边听着他对于蔡京可能借机步下杀着以绝后患的猜想,忽然就有点心神不宁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一起共鸣,带着灵犀一般的感应。
他现在在戚少商身体里,戚少商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内伤,且耳力不错。顾惜朝疑惑地听到楼下好像有什么乐音飘出来,稍微运起内息,他极通音律,听到了曲子,心里有点隐隐地悸动起来。
无情见“戚少商”眼神飘忽,心不在焉,敲了敲桌子,咳道:“戚楼主?”
顾惜朝“啊”了一声回过了神,耳朵里却听到那曲子声音越来越大,清韵悠悠,直要冲上云霄一样。
这是什么曲子呢?
他听着,蓦地咬紧了唇,捧着茶盏的手也忽然一抖。
他一下子就听出了这是什么曲子。
旗亭谁唱渭城诗?
顾惜朝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是谁吹的。普天之下知道这曲子的只有两个人,一个他,一个是楼下的戚少商。
戚少商居然还记得这首曲子。
他是应该记得。
戚少商为什么要吹这曲子?在这时候?是打发时间,还是有别的目的?
顾惜朝蹙起了眉,终于重重将茶杯放在桌案上。他没有意识到是多么用力,茶水溅了出来,晕在洁白的袖口上。
无情蹙起了眉,冷声道:“戚代楼主,可有什么心事想不开?不妨说与成某一听。”
他也听到了曲子,却不知这中个内情。
顾惜朝感觉一颗心都要随着曲子飞出窗外了,克制不住的悸动、迷茫、愠怒让他的脸上本能浮起了红晕。
无情不动声色道:“原来如此,戚楼主这是因为哪个佳人的小曲乱了心神?”
顾惜朝不答话,站起来,走到窗口,向下看去。
楼下绿柳拂荫,树下坐着个青衣寂寂、神情寥寥的人,唇间是一片翠色欲流的树叶,一曲清音袅袅传来。
戚少商吹得忘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声音有点大了啊?念及此,他慢慢停了下来。一曲终了,戚少商不经意一抬头,看到了及恐怖的一幕——
顾惜朝站在小楼的窗口前,目光幽幽地望着他。
戚少商吓了一大跳,赶紧扔了叶子,无辜的眼睛里写着:那个,我只是太无聊,打发时间没想到下意识就……吹出来了……
顾惜朝很是无力,原本的郁闷烦躁却似乎淡了一些,他的眼睛里也写着:……你想干什么都且由你吧。
戚少商看着“自己”身影消失在窗口,松了口气,忽就叹了一声。
他听了小甜水巷那样多佳人的清歌小曲,可为什么最忘怀不了的、心底本能想起的曲子还是那一曲含着诗意与杀伐、青山与江南的、知音曾奏起的调子?
与此同时,小楼里,茶香袅袅。
顾惜朝平下心情,轻轻抿了抿唇。
无情清澈剔透的眸子一直胶在他身上:“成某总觉戚代楼主今日心神不宁。是事务繁忙还是为情所困?”
顾惜朝悄悄惊了一下,他不知道无情竟然还关心戚少商的感情生活:“多谢成兄关心,戚某只是…呃,昨日未休息好。”
无情定定看着他,半晌,道:“如此甚好。”他将茶杯斟了七分满,端起,忽然道:“关于三合楼会面一事,戚兄怎么看?”
顾惜朝道:“只怕是蔡相会借机……”
无情颔首,道:“事前‘七绝神剑’七人也已叫你去了六人,唯剩一个‘梦中剑’罗睡觉。此人绝不可小觑。”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纳兰祭弦 | Powered by LOFTER